终末之龙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不能打开的门

小说:终末之龙 作者:聂九 更新时间:2021-03-20 16:37:56 源网站:番茄小说网
  远离斯顿布奇的大海之上,一条黑色的船静静漂浮于海面。它并没有挂起帆来,它的桅杆都只剩了短短的一截,断口处在月光下微微蠕动着,仿佛正在向上生长。

  事实上,整条船都像是覆盖着无数只黑色的小虫,而这些虫正像蚂蚁一样拥挤着,努力着,辛勤地修补着自己的巢穴,那窸窸窣窣的声音响在耳边,让阿朵拉觉得浑身发痒。

  即便如此,她也更愿意待在甲板上,而不是回到船舱,面对此刻的九趾。

  她原本以为无论九趾变成什么样子她都能接受,只要他足够强大,她就愿意跟在他身边。可如今的九趾……已经越来越不像是个人。

  他渐渐失去了人类应有的各种情绪。说起来似乎没什么,毕竟他们是海盗,“毫无人性”简直是对他们的赞誉,可当一个人真的失去了“人性”,却依然套着人类的躯壳,那双几乎比亡灵还要空洞的蓝灰色的眼睛,在那张脸依然像人类一样做出各种表情的时候,连她也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  辛辣的酒液一直烧灼进胃里,也像是有火烧进了脑子里。女海盗吹起了口哨,那古老的歌谣,唱的是自由如风的海盗。

  她原以为她能看到真正的自由,可现在,她恍惚意识到,她已经被困在了这条船上……就像那些会随着九趾一个念头而起舞的小骷髅一样。

  即使她坚持着没有接受任何“改造”……可她还能坚持多久呢?

  .

  九趾听见了甲板上那支节奏欢快的小调。他从前很讨厌这首每个海盗都应该喜欢的歌——毕竟这是他们自己的歌,可现在,他甚至都忘了他为什么会讨厌它。

 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毫不在意,即使他其实真的不在意,可是“九趾讨厌这首歌”,是这条船上每个海盗都很清楚的事实,所以,没有人可以在他的船上唱它,就算是阿朵拉也一样。

  这与他的心情无关,只与他权威有关。尤其是,在他的权威已经被破坏的时候。

  最珍贵的东西被偷走,引诱而来的小鸟他一只也没能抓住,还不得不灰溜溜地逃走——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狼狈又一无所获。

  他手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水晶酒瓶,线条优雅的瓶身像朵含苞待放的花,瓶口还饰着金色的纹路,很适合用来装一些珍贵的东西,比如血色的美酒,比如……从那片清澈见底,蕴藏着生命之力的湖里取出来的水。

  那湖水此刻仍清澈如昔,但九趾却也十分肯定,它已经失去了力量。

  这是明明白白的嘲弄与讽刺。恐怕,无论他们从那座岛上带走了什么,最终都会发现它们毫无用处。

  海盗一下一下敲着桌面,低低地笑了起来。

  他听从了那个死灵法师的警告,没有肆无忌惮地破坏那座岛,但现在想想,他或许应该试一试的。

  至多不过是死亡,而他早已失去了对死亡的恐惧。

  只不过,也不怎么想死就是了。活着好歹还能寻找一些乐趣,死了,就什么都没了。

  他抬起眼皮,看向那个张开双臂,像只蝙蝠的标本一样被钉在墙上的少年。少年的头顶就是那对黑色的龙角,让这裹着黑袍的单薄身形,像是献给恶龙的祭品。

  可这么没用的祭品,就算献出去,也得不到多少回报吧。

  因为知道哭泣和乞求都毫无用处,那少年一直沉默得就像死了一样。但他确实还活着,哪怕浑身的骨头都断了,他也不会轻易死去。

  九趾走过去,随手划开少年的胸口,在露出一段黑色的胸骨时,将酒瓶里剩下的湖水全泼了上去。

  少年抖了抖,但也仅此而已。那壶冰冷的水,既不能再让他受到伤害,也不会治愈他的伤口。

  海盗把酒瓶扔在了地上,拇指按进了少年那只血肉模糊的眼睛里。

  霍安更加剧烈地颤抖起来,却咬紧了牙关,不敢发出半点声音。

  “还能恢复吗?”九趾漫不经心地问,“我记得那面镜子还有不少碎片?”

  “……不能。”少年哑声回答,“它的力量已经耗尽。”

  海盗啧了一声:“真是浪费。”

  一只眼睛当然比一面镜子好用。毕竟,即使是在混战之中,突然掏出面那么大的镜子来,谁都会觉得不对劲……但他没想到,这少年居然弱得连一只眼睛都保护不了。

  他想起那条小小的龙。想起面对它时那发自本能的、久违的警惕与恐惧,居然有一点怀念。

  可想要得到它,大概比得到那条冰龙还要难。

  他叹口气,柔声细语,像个循循善诱的长辈:“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吗?”

  “知道。”少年不敢迟疑:“不该杀了……奥伊兰。”

  就算他没能控制住埃德,也不算什么错,毕竟九趾自己也做不到。但奥伊兰……对九趾大有用处。

  “我真是弄不明白。”九趾摇头叹息,“他对你很不错了,你对他到底哪儿来的那么大的怨恨,他杀了你父母吗?”

  “……是的。”霍安轻声回答。

  九趾怔了怔。他也没想到随口的一句讽刺,居然会是事实。

  “那他养着你是图什么?”他疑惑,但也并不在乎答案。

  他拍了拍少年冰冷的脸颊:“现在,告诉我,我还有什么必要留着你,而不是把你扔给巴泽尔呢?他都比你有用得多呢。”

  霍安控制不住地缩了缩——巴泽尔,那个曾经的野蛮人亡灵,如今龙骨号上不死不灭却也永不能脱身的船首像,已经恨透了他。即使只剩了微弱的意识,它也会把他撕成碎片,说不定还会让他眼睁睁看着自己如何被它一点点吃掉。

  “我……”他僵硬而急切地开口,“奥伊兰留下的那些笔记,只有我能打开!我会比他更有用……他从来没有真正臣服于您,他所做的事都是为了他自己……”

  “可也对我有利。”九趾十分客观,“聪明而强大的人总有几分骄傲,这我完全可以理解。希望你也能聪明一点,至少不要浪费我的时间——攻击一个死人对你不会有半点好处。”

  霍安用力咬住了嘴唇。

  “……这条船上只有我能看懂那些笔记。”他说,“其中有一本……就是他让你得到如今这样的力量的那一本,那上面同样强大的法术,绝不止一个。”

  “可你用不了。”九趾遗憾地摇头。

  “我可以!”霍安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声音,那声音尖刀一样刮过耳膜,听得九趾眉头一皱。

  “我可以。”少年放低了声音,语气却更加坚定,“我已经找到了办法……我已经比从前强了很多不是吗?只要再给我一点时间,我能变得比奥伊兰更强!”

  “不可能。”九趾毫不留情地打碎他的妄想,“就算是我这样的海盗,也知道知识是如何宝贵的财富——别的不说,你看过的书,有他的千分之一吗?”

  霍安的脸色白了又青,完全无法反驳。

  九趾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,懒懒地退开了一点。

  “算了。”他说,“给你换这一身骨头也不容易,那就……再给你一点时间。”

  至少,在他找到另一个更合适的死灵法师前,先留着这个勉强用用吧。

  “不过,”他竖起一根手指,“做错了事的小孩子,总得受点惩罚。”

  .

  凄厉的惨叫声传到耳边时,阿朵拉扬了扬眉,倒是找回了几分从前的感觉,甚至有点莫名的兴奋。虽然那有一半是因为流动在血液里的酒,可她也的确……就是这么个会因为别人的痛苦而开心大笑的家伙。

  “毫无人性。”

  她戳戳自己的胸口,咯咯地笑着,抬手将空掉的酒瓶扔进海里,在听见那咚的一声轻响时站了起来,摇摇晃晃走回船舱。

  有什么可恐惧,又有什么可犹豫的呢?他们确确实实,天生一对。

  .

  霍安花了很长的时间才能从地上爬起来,艰难地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  当然……这事实上是奥伊兰的房间。位置很好,就在船长室的后方,虽然小,但整洁又通风,还有透光的舷窗,除了出入都要经过船长室之外,简直没有半点不好——反正是比奥伊兰没有来到这条船上之前,甲板下属于霍安的那个黑暗潮湿的空间要好上千万倍。

  少年站在门边,看着一左一右的两张床,看着靠门一侧的墙边式样简朴的方桌,桌上柔和而稳定的魔法光源,摊开的卷轴和写到一半的笔记,端正架好的笔和没来得及盖好的墨水瓶……每一样东西,都似乎带着奥伊兰的印记。

  在他的法术保护之下,即使这条船在半空里打上几个滚,在海水中被漩涡卷得底朝天,整个房间里的东西也能纹丝不乱。

  ——而现在,这一切都是他的。

  他必须让这句话在心中反反复复,才能压下毁掉眼前这干净整洁,井然有序的一切的冲动。

  他挪到桌边,木然地坐下,又过了好一会儿,才能感觉到剧烈的疼痛渐渐从身体中退去,讽刺般勾起半边嘴角。

  如今他的生死不过在九趾一念之间,但除了那个海盗之外,再没有谁能轻易捏死他。

  他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左眼。这里的伤愈合得特别慢……而且即使完全愈合,他也已经彻底失去了左眼。

  埃德或许原本可以治好他,如果他没有把身体一半的骨头换成那乌黑的、谁也说不清还是不是龙骨的骨头。一个足够强韧的身体的代价,就是他再也不能接受神圣的治疗术……可他原本就是个死灵法师,他的血液和灵魂里都已经浸透了黑暗,又有什么必要在意骨头的颜色。

  他起身,把奥伊兰床下的木箱拖了出来。

  他们搬过好几次家,能够被奥伊兰带在身边的都是十分珍贵的东西,且多半是书籍或卷轴……以及他自己画的画。

  他先把那堆镜子的碎片提了出来。这面镜子他研究了很久,他对它的了解或许还胜过奥伊兰,也是他自己把它的力量变成了自己的,在奥伊兰来得及阻止之前。哪怕因为脑子里无数的嘶吼差点彻底疯掉,他到底还是挺了过来,睁眼看见奥伊兰阴沉的面孔时,那一刻的快意简直难以形容。

  他并没有欺骗九趾,这面镜子的力量的确已经消失——那条小小的、张牙舞爪的龙,在抓出他眼睛的那一刻,连着他本该能保留的、某些无形的东西也抓碎了。

  那是他最嫉恨不过的,所谓“天生的力量”……就像那条冰龙一样。

  但镜子本身的材料依然珍贵,他未必就不能重新制造出另一面镜子,将那些在其中照见自己的人的时间……连同那一刻的灵魂一起,冻结在镜子里,成为他的力量。

  他小心地收好碎片,然后找出了那本书。

  他其实不太相信这本书是从几千年前传下来的。它保存得很好,褐色的皮革封面有着奇异的木质纹路,没有什么花哨或神秘的装饰,也并不显得黑暗或诡异。它装订简单却结实,比平常的书要大许多,摊开时几乎能占掉半个桌面,泛黄的书页不像是因为时光的洗礼,而是本身就是这样柔和的颜色。

  他翻开它时手指微微发抖。他早听过安克兰的大名,在奥伊兰肯向他提起之前,连莉迪亚·贝尔那样的女人都对那个死了几千的精灵充满崇拜……何况他居然还没死。

  他甚至大胆地借着安克兰的名字,短暂地骗过了奥伊兰,并且差一点就让那个老家伙和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死灵法师——事实上是死灵法师最初的创造者直接对上。

  可惜,老家伙并不那么容易被骗。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……然后找到了他。

  他的手控制不住地抖了抖,翻开的书页停在某个位置——那里夹了一幅小画,不知用了什么材料,颜色鲜艳又明亮,画上是一个金发少女温柔的侧脸,眼帘低垂,长发斜披在左肩,金色波浪般垂泻而下,另一边的发角,夹着一朵鲜红的、飞羽般的花。

  少年只看了一眼,就像被烧到手指一般扔开了那幅画。

  记忆中似乎有人在轻笑着呼唤:“爱格伯特……”

  可那并不是他的名字啊!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斗破苍穹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终末之龙,终末之龙最新章节,终末之龙 番茄小说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